2:00am in LA

Erik Killmonger首戏 存皮

▲一个特别短小的戏
▲脊薄乱写预警
▲killmonger是所有皮表之中唯一左位。ooc见谅。
▲可以来找我玩。qq3495695813。除killmonger皮外全右位。皮表见置顶。
 
 




N′Jadaka已经死了,剩下的只有Killmonger.
  那晚上从与伙伴玩耍的愉悦中回到房间,运动过后身体上一阵阵的燥热被冰冷的寂静冲刷得一干二净。心底不从知何而来的躁动不安与迷茫撕裂着自己稚嫩的身躯,父亲的死亡把还在楼下欢呼雀跃的思绪彻彻底底拉回残忍的现实,一切仿佛都在一点点嘶吼着吞噬着还未经历太多的灵魂,恶魔之手将自己的心脏撕碎,把自己拉到深渊最低处无法呼吸,大脑开始渐渐失去思绪处于失控的边缘——窒息,失控,不过如此——也只能如此。人都难逃一死,但父亲啊——我会替你完成你的遗愿...以及血债血偿。我的灵魂在那晚就抵押给了恶魔,奥克兰小男孩身后,Killmonger的恶魔翅膀已然张开。
  "——这就是你们的国王?"
  举着武器半抬在空中,对悬崖上脸色惨白的人们嚣张喊叫着。猖狂从微微上扬的嘴角中透出,斜眼看着倒在水中的黑豹国王——瞧瞧他那无助的样子,柔弱,伤痕累累——他就是被众星捧月的小国王,自大而懦弱,脆弱不堪,经不起一点伤害。
  他亲手把他自己逼上了死路。
  我只是来夺回属于我的一切。
 

评论

热度(1)